您好,欢迎来到上海离婚律师网!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预约、咨询热线

13370011000

【最新消息】特推出预约免费现场咨询活动,未预约的,恕不提供免费咨询服务。【最新消息】特推出预约免费现场咨询活动,未预约的,恕不提供免费咨询服务。

预约咨询
在线咨询

填写详细信息 律师马上回复。

姓 名(*仅律师可见)
手 机(*仅律师可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经济合同 > 其他合同 > 经典案例 >

男子银行卡未离身被盗走7万元 发卡行被判赔9成

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董柳时间:2015-01-27

  人在广州,账户上的7万多元却在湛江被取走了,张先生一气之下将发卡银行告上法庭,请求赔偿损失。记者26日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终审维持了一审判决:发卡银行应赔偿张先生6万余元及利息。也即发卡银行承担了九成责任。办案法官表示,相对储户而言,银行对用户的账户安全负有更大的保障责任。 

  张先生是台湾居民,2011年在某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金迪支行(简称某银行金迪支行)办了银行卡。他称,该卡平时由其随身携带,没有发生过遗失、被盗等情况,也没有将密码泄露给他人。

  然而,2013年4月24日23时32分,其手机突然收到银行的短信通知,称其银行卡于当日23时32分在湛江自助设备转出5万元,手续费30元。紧接着,他手机连续收到短信,称该卡在湛江连续被取现金2万元。张先生表示,其当时在广州市内,银行卡也在身上,没有进行任何转账及取现行为。

  张先生立即通过电话将该卡挂失。十几分钟后,他携带银行卡赶到棠景街派出所报案。4月25日,他到某银行金迪支行柜台查询交易明细,确定被转账和取现共70030元,余额仅剩l万余元。

  张先生认为,其在卡未离身的情况下被他人在异地取款,足以说明某银行金迪支行设置的安全手段不足,起诉要求银行赔偿70030元及利息。

  银行方面则称,张先生持有的是借记卡,密码是识别持卡人身份的唯一标准。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张先生被他人持伪卡盗用款项,也未有法定机关对相关事实作出认定。张先生的借记卡及密码均由其自行保管,不能排除其委托他人交易的可能性,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判决银行方面赔偿张先生63030元及利息。宣判后,某银行金迪支行提出上诉。广州中院的终审判决驳回了其上诉,维持原判。

  取证及时才获判赔九成

  办案法官表示,审判实务中,只要储户能证明真卡并未离身,而本人不可能在银行卡盗刷的时间和地点出现,则法院一般都会认定存在伪卡取款的事实。该案中,由于张先生的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较强,在发现自己的银行卡被盗刷后,立即通过电话将该卡挂失,随后向公安机关报案。故该案在审理时,张先生能举证证明在银行卡被盗刷时,真卡在身处广州的自己身上,不可能到湛江去取款,同时某银行金迪支行也确认取款的银行卡不是其发出的银行卡,所以法院认定存在伪卡取款的事实。

  法官说,实际上,由于ATM机、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都是银行开发的设备和系统,银行对其具有较强的掌控能力,应该具有能够识别取款的银行卡是否为真卡的能力。若在某案中,当事人不像张先生这样及时维权处理,则很可能无法证明存在伪卡取款的事实。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susong64.com/jjht/qt/jdal/1505.html,欢迎转载。

上一篇:资料章能否用于订立合同 法院认定不具公章效力
下一篇:上海宣判“微信借条”案 公证机关无法证明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