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离婚律师网!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预约、咨询热线

13370011000

【最新消息】特推出预约免费现场咨询活动,未预约的,恕不提供免费咨询服务。【最新消息】特推出预约免费现场咨询活动,未预约的,恕不提供免费咨询服务。

预约咨询
在线咨询

填写详细信息 律师马上回复。

姓 名(*仅律师可见)
手 机(*仅律师可见)
看不清?点击更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经济合同 > 买卖合同 > 经典案例 >

居住权益是否可对抗房屋所有人拥有排除妨害请求权

来源:律师在线咨询作者:上海房产律师时间:2015-08-03

【案情】
 
  王某是刘某的独生子,长期居住在国外,刘某居住在国内王某名下的唯一住房内。2011年11月,李某与王某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李某购买王某的该处房屋,成交价为123万元。双方同时签订一份补充协议约定:由于该房目前由王某的母亲刘某居住,过户后半年如果刘某不合作腾房,李某有权起诉要求刘某腾退房屋。此后李某依约支付了房款,2012年4月,李某取得房屋所有权证书。但刘某并不知晓其子王某与李某买卖房屋之事。同年9月,李某诉至法院,要求刘某排除妨害,腾退房屋。
 
【分歧】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取得房屋所有权的李某能否要求居住人刘某腾退房屋。
 
【审判】
 
  我国的《〈物权法〉草案》四次审议稿中,也曾有过“居住权”的条文,在该草案中,此一权利被界定为:因各种原因为家庭成员以外的人设立的长期居住的权利,并不适用婚姻家庭、租赁所产生的居住关系。虽然最终正式颁布的物权法并未确立该项权利,但实践中,基于各种特定的法律关系而产生的居住权益已普遍存在。虽然我国目前法律层面的规范没有明确居住权的概念,但是对于一些特定的自然人,依然设置了诸多保护其居住权益的规范性条文。如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六条中明确:赡养人应当妥善安排老年人的住房,不得强迫老年人居住或者迁居条件低劣的房屋。再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二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离婚时,一方以个人财产中的住房对生活困难者进行帮助的形式,可以是房屋的居住权或者房屋的所有权。”从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中可以看出,对于一些“特殊”的自然人,其本人对于他人享有所有权的房屋可基于特定的人身关系而享有一定的居住权益。
 
  具体到本案,涉诉房屋虽然最初登记在王某名下,但作为独生子,王某在国内仅此一处房屋,而该房屋长期由刘某居住使用,刘某名下也没有其他房屋。刘某年事已高,涉诉房屋被出卖之后,刘某又未从王某处得到其他赡养场所。从赡养义务的履行和公序良俗的法律原则出发,当可认定王某的母亲刘某对于涉诉房屋具有居住使用的权益。
 
  作为房屋的买受人,李某在签订涉诉房屋的买卖合同时,明知出卖人王某在国外居住,且涉诉房屋长期由郑某居住使用,但为了以较为优惠的价格购买该房屋,李某并未询问刘某是否还有其他住房,亦未在看房的过程中明确告知刘某房屋买卖的事实,而是在与王某的双务合同中约定了“起诉刘某”的条款,因此,可以认定在购买涉诉房屋之初,李某就已经明知房屋存在腾退的风险,但依然签订了合同并办理了产权变更登记,对于在此交易过程中产生的风险,李某应当自行承担。
 
  综上所述,本案中,虽然李某通过买卖获得了房屋所有权,并与王某在合同中作出了“起诉刘某”的约定,但刘某基于特定身份关系取得的居住性权益足以对抗李某的腾退房屋的请求权。

本文由上海律师网发布在经济合同栏目下,如需要查看更多经济合同内容,请点击经济合同栏目首页。

本文固定链接:http://www.susong64.com/jjht/mmht/jdal/1474.html,欢迎转载。

上一篇:恶意串通订立房屋买卖合同 法院确认无效
下一篇:好心借车给朋友却被卖 买方留置被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