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尤辰荣律师网!
上海离婚律师联系电话

顾某能否对租赁车辆行使留置权

作者:诉讼律师时间:2015-04-28浏览量:565

【案情】
    江苏淮安某轿车租赁服务中心将“北京现代”一辆出租给尹某。双方约定:日租金为200元;如发生交通事故,承租人应按每日200元支付车辆修理期间的租金损失,并按事故和车辆损失大小承担车辆加速折旧费(其中修理费3万以上,按30%提取);出租人负责办理租赁车辆强制性保险。
 
    次日,尹某在使用租赁车辆时发生交通事故,并将车辆交由租赁服务中心指定的修理厂进行维修。经交警部门认定,本次事故共造成双方车辆损失42089元(其中租赁车辆修理费为40215元),尹某负事故次要责任,应承担车辆损失费用14027元。因租赁车辆实际并未按租赁合同约定向保险公司投保,致事故发生后,尹某所承担的赔偿款无法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后尹某自行与修理厂结清费用后,将车辆取回,并要求租赁服务中心支付其承担的事故赔偿款14027元。因租赁服务中心拒绝支付,尹某遂对车辆予以扣留,双方因此产生纠纷。
 
  租赁服务中心起诉尹某返还车辆、支付租金损失和加速折旧费;尹某认为自己是对车辆依法行使留置权,不应承担原告租金损失,并反诉租赁服务中心支付代垫维修费用14027元。后经法院协调,尹某将车先返还租赁中心。本案在处理时,对尹某应按租赁合同约定向租赁服务中心支付车辆加速折旧费及维修期间的租金损失;租赁服务中心应按实际投保可能享有的理赔款承担尹某支付的维修费用并无争议。但对车辆维修结束后至实际返还给租赁服务中心前这一期间的租金损失,尹某是否应当承担争议较大。
 
【评析】
    一、债权与被留置物是不是属于同一法律关系,是一般留置权成立之要件之一。留置权源于罗马法中的的欺诈抗辩的拒绝给付权,即当事人之间互负债务之时,一方在未得到清偿之前,有权拒绝对方之给付请求,这种抗辩是一种对人之权利,并不考虑债与债之间有无牵连,也没有债权与物权之分。我国法律对留置权的法律规定也经历了一个演变过程,《民法通则》第89条第4项规定债务人对留置权人所负担的债务与留置权人对财产的占有应基于同一合同;后《担保法司法解释》第109条规定债权人对动产的占有与其债权的发生应具有牵连关系;2007年10月实施的《物权法》第231条规定“债权人留置的动产,须与债权为同一法律关系,但企业之间留置之除外。”由此可见,我国不同时期之法律对留置权的成立要件作出了不同的规定。根据法律适用从新之原则,在上述法律规定相冲突之下,是否构成留置权应适用《物权法》之规定。而《物权法》根据法律主体之不同对留置权的构成作出了不同之规定,即企业之间仍援引原先法律规定之牵连关系作为留置权之构成要件,非企业之间的应以是否属同一法律关系作为留置权之成立要件。《物权法》之规定,既维护了目前市场主要主体企业之间交易的安全,同时也使留置权之法律规定逐步规范,更符合法律之逻辑思维,逐步缩小了以往的合同关系、牵连关系模糊法律概念适用之范围。本案并非企业之间之纠纷,应属《物权法》规定之一般留置权,应以是否属同一法律关系作为其构成要件之认定标准。
 
    二、本案尹某所主张的债权与其对车辆的占有所依据的并不是同一法律关系,车辆不能成为尹某的留置物。笔者认为所谓同一法律关系应指因同一法律事实在特定民事法律主体之间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本案尹某占有租赁服务中心的车辆,是基于双方租赁行为形成的租赁法律关系,而占有租赁车辆。尹某向租赁服务中心主张代垫维修费用14027元,虽然与租赁行为有一定之牵连关系,但并非因租赁行为这一单一法律事实而产生的,而是基于多重法律事实即尹某与租赁服务中心之间的租赁行为、尹某与第三人之间发生的交通肇事行为、租赁服务中心未按租赁合同约定为车辆进行保险的不作为行为多重法律事实而产生的,如仅有租赁行为,而无其他法律事实,并不能形成尹某向租赁服务中心主张代垫维修费用的请求权。故尹某所主张的债权与其对车辆的占有所依据的并不是同一法律事实,由于二者非同一法律关系,尹某不能因该债权而对占有的车辆行使留置权。#p#分页标题#e#
 
    三、本案不宜支持尹某行使留置权的另一原因是尹某与租赁服务中心明显互负债务,双方债务未抵消之前,尹某不能仅依据自己对租赁服务中心的单方债权留置其车辆。《物权法》第二百三十条规定“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留置已经合法占有之债务人的动产,并有权就此动产优先受偿。”但当双方互负债务或债务存在明显争议时,占有财产之一方当事人能否留置对方的财产,对此,法律无明确规定。但追根穷源留置权是从罗马法中的的欺诈抗辩的拒绝给付权中演变而来,在债权、物权作出了明确划分后,根据对物权应优先于债权保护之法律原理,占有物之一方当事人如主张履行抗辩权,应先针对对方之债权行使该权利,双方债权相互抵消之后,对方仍欠其债务的,方能在法律允许之条件下对占有的对方物行使留置权。本案中即使尹某主张之债权全部成立,但当双方债权相抵后,尹某实际仍欠租赁服务中心债务,故尹某亦不能对车辆行使留置权。为避免类似纠纷之发生,有效约束债权人滥用留置权,法律应当明确规定,主张债权之一方债权人留置他人财产,但该债权实际并不存在或应当与对方债权抵消的,该债权人留置他人财产的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并承担对他人造成的财产损失。

本文来自互联网,由上海离婚律师尤辰荣整理发布,上海婚姻律师尤辰荣对婚姻家庭、经济合同、房产建筑、侵权赔偿、遗产继承等上海民事诉讼案件有丰富的诉讼经验,能帮助客户完成各种民事诉讼需求。如有需要商事或民事诉讼、仲裁需求请联系上海离婚律师尤辰荣。预约、咨询热线:133-7001-1000

本文由上海离婚律师尤辰荣发布,原文地址:http://www.susong64.com/jjht/fwht/fuwujdal/1681.html,欢迎分享.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
沪上找律师,就上沪律网~
上海律师咨询热线
上海离婚纠纷律师移动端右侧浮动图标